「將來我死了,我的骨灰可以散在海裡或山上。假若有人很想保留我的骨灰,我一定不要留在冷冰冰的葬場骨灰奄裡,我希望那人用一個燒得很薄的耐熱透明玻璃瓶保存我的骨灰,然後放在家中的書架上,好讓我可以『看到』與及和書本靠在一起。」--《骨灰》小丁

“ One day I die, need not to hold any mourning ceremony for me, my ashes can be cast in the sea on a mountain. If anyone who wishes to keep it, please don’t leave me in a cold urn at the desolate cemetery. I hope he or she can put my ashes in a thin heat-resistance glass bottle and put it on the bookshelf at home; so that I can “see” and lean against books.” -- Ashes by siuding / translated by Soong Chuk Ching

Saturday, May 24, 2008

好忙的weekend 上集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集提要:
《好忙的weekend 下集》講左上星期一連2天的ART HK 08之行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好忙的weekend 上集》正文:

經過好忙好忙的幾個工作天,仲係未能寫晒《好忙的weekend 上集》,而我的Facebook 的運作像時間停留。

自從《情熱四國》出版後,得到不少讚賞,我非常地感謝各方的朋友及長輩。但這本書於我而言卻充滿缺點,實在想細心地重新排一次。作者湯說,這是因為作設計的我太追求完美。

《情熱四國》誔生歷程始於上年年尾,在《命名日本》的製作剛完結後,湯找我為其書設計,預計在2008年春季出版。約在2008年1月左右,當時天氣仍然頗冷,湯、主編、編輯T和我在皇后飯店一邊吃晚飯一邊洽談《情熱四國》的製作流程。預計可有2個月的製作時間,於大家來說這是非常充裕的。

但世事又點會咁順利,大家忙忙忙之後,在出版前只有個月半時間製作,單是做出最初的layout就花了個多星期的來回討論、修改,後來通過了的,基本上和以下的layout差不多,我越看越不不順眼,於是再上下行文的樣子,這樣就可以在有跟的空間內放多些圖及文。編輯T說這個Layout很好看,我也非常同意。^_^

以上這頁是最接近原來的構想:
1.文字直排,令文章的感覺書卷氣多些,比較橫排看上去無咁「實用」
2.主文的字用線體而非宋體,令時代感多一點,減弱直排的書卷味,令文章看上去仍有「實用」的元素。
3.一版內上下行文時,可令空間「擴大」,適合圖片和文字俱多的書本。
4. 想令書本的感覺介乎遊記和Guide book的結合
5. 相片的位置想在齊整中有點「扮」隨意突出來或凹下去

《情熱四國》的製作趕趕趕,趕到最後改正的關頭,編輯T留在我家到淩晨5點多。她家就在附近,但咁啱佢唔記得帶銷匙(勁似我的作風,怪唔得之同我咁夾!呵 ^_^),唯有留在我家小睡,我就繼續改正。全部完成時已經是清晨8點半。我叫醒編輯T把pdf抄比佢羅走,然後我洗個澡就返工。那天我們共同在各自的office 累得想死,我偷偷地走入洗手間小睡好幾次 @_@ (好彩無人正在疴臭臭 )

第二天的晚上,編輯拿著藍紙書來我家改正。那時我發現了所有內文字看上去過大,可以細半級。由於我們太忙,一直都是細小本書80%左右來看,完全忽略了把它印成100%來看的步驟!
「哎呀!好想死呀!」我係度大叫「不如我比錢成本書出過藍紙啦。」
「吓!」編輯T大驚。
「你睇,我試下左縮細個字再print出來,真的看上去比較舒服,空間多番小小,現在相多字多...字又大...好醜樣呀!」
編輯T:「但係又唔係做錯了,字大一點都無野呀,幾好呀。」
「唔係呢,我地咁辛苦又做通頂,又度黎度去想做好d,都有想本書更加完美,唔通就衰係個內文字度!」
「係,但係我地都唔夠時間改了,而且要點同總編交代呢...」
「遲1日無事的。至於重出藍紙的錢,就係我的人工度扣羅!」
「咁點得架!你都好努力了,內文字由得佢啦。我地發現得太遲啦,本黎的時間已經唔算好夠,再遲就唔得架啦!」編輯T繼續講:「而且重出藍紙,我要重新再看多次,時間更趕,出錯的機會更大呀!因為只為想靚而令到出錯的機會咁多,都係唔好博啦!」
「咁...咁......(>_<)!!! 我唔制呀!」 結果《情熱四國》的內文字識合老少看得清楚,並如期出版了。雖然我遲了少少去湯的新書發佈會,miss左由佢親口多謝我的講話。之後由編輯T復述給找聽,我一樣非常高興和感動,因為我們(包括編輯T)的努力成果得到公開的認同和讚賞就是給我們最好的獎勵。^_^

另外,我對《情熱四國》的期望很高,是由於我非常滿意《刺繡鳥》的製作,所以也希望《情熱四國》在設計上有突破(當然是自我突破)。於是經常為了一把相「扮」得隨意,花大量圼時間同相同的一版的字和文排好幾好可能性,時間不夠的時侯就睡小一點,有時也有點病態似的在試來試去差不多的位,放了又改番原來的位置。有次T來我家在螢幕前改稿,見狀也會忍不住說:好了,這個位置已經很好就不要再改了吧,天光都未改完了!

我想做得更好,不是想出一個極為偉大的設計,但至少是對自己的有所交代。朋友s提起天航的新書,讚揚他很用心製作自己的書。我也有同感,書本用心做,是最基本應有的態度,也是看得見和觸摸到的。在出版業逢勃的年頭,不論大或小的出版社的出書量越來越多,當中有極hae書本製作作書本自然不少,這樣正好反映用出心製作的可貴。^_^ 

在博益的三個年頭裡,我亦做過不少Hea的書,許多時候由於時間和材料所限,交貨了就算。尤其在書展其間要做幾十本書,腦袋如何去想那麼多,只要能夠如期完成己很好了。言期間我設計的書真的不少,但能夠和別人提起的「設計」,有多少本呢?於是在博益執笠前,朋友S叫我別再製造垃圾,叫我轉工。但我實在好喜歡書本,尤其當我聆聽另一些工作上失意的朋友,訴說辦公室的人如何悶旦,工作內容沉悶,轉工了又轉工了還是一樣令人失望。那刻我慶幸我如些喜歡書本的同時,工作上仍以書本為主,所以我一直猶豫著,也沒有轉工就做了三年多,那時我開始有想成為「書本的工匠」的諗法。

第一次為「偶像」設計書本,是我初畢業後,為董啟章設計他的《體育時期》。(關於《體育時期》有另一段故事,遲些寫。)
這是第二次為偶像──湯禎兆──設計書本。由於《命名日本》的設計,主要是跟隨上一本《整形日本》的風格,嚴格來說,是努力地在「抄」和「扮」的(當然要「抄」和「扮」得好,並不能單純地「抄」,要了解一本書的骨幹,才能做出一個形似的風格。)不算是我的設計。 所以《情熱四國》才是我為湯全新設計的書。

董啟章和湯禎兆的書伴隨著我成長,也是我中學時期的「偶像」,長大後竟然可以為「偶像」設計書本,那是十分令人驚喜的事。在同一時間,以計設師和讀者的身份參與「偶像」的著作製成,我由心笑出來。當然,實際上的製書工序,仍是慢慢磨合,互相栛調而得出結果,這種合作過程可以學習很多。期待我可以為更多我愛的作者,作品們負出努力和腦力,用心做本內外兼備的好書。

努力親近喜愛的事物,我喜歡這樣的自己,祝我有天夢想成真--無業且無休無慮地在家中每天畫畫/書籍修補和圖書館管理員。^_^